业内动态

银监会权威人士:征信管理立法提速

   文档来源:法制网

今年是中国征信业和信用评价业的关键转折时期,目前,人民银行在牵头做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试图打破处于地方各自为政局面的征信市场坚冰。然而,统一征信市场的建立既要考虑保护公民的公利,还要牵动地方征信机构已经存在的利益果实。统一征信市场的建立更要注重对公民隐私权、采集信息合法、知情权、纠正权等等权益的保护
  “中国的征信业和信用评价业正处在一个关键的转折关头。”央行副行长朱民日前在出席央行的征信工作会议时指出,国际金融危机再次凸显了信用评级及其监管的重要性,改革国际信用评级及其监管的呼声日益高涨,为中国建立自己的征信和信用评级体系树立了信心并提供了契机。
  中国银监会政策法规部副处长陈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征信管理条例》还在酝酿中,条例将作为对征信市场的系统立法,结束中国在这方面的立法缺失。
  据专家介绍,征信就是信用信息服务,是为了满足从事放贷等信用活动的机构在信用交易中对客户信用信息的需要,由专业化的征信机构依法采集、保存、整理、提供企业和个人信用信息的活动。
  目前,央行在牵头做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其实之前各地基本都建立有自己的征信系统,“特别是北京和上海的地方征信系统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但是难题在于如何将分散的征信系统对接以实现信息共享,因为这既涉及到公利又涉及到私利,陈胜告诉记者。
  公利是说各个地区、各个银行怎样共享信息的同时,还能有效做到对公民信息的保护;私利是说各个地区征信系统恐怕不愿放弃已经在手的市场利润,陈胜解释。
  “国外的征信市场已经发展得比较完善了,中国在这块还是一个待开发的市场,很多外国征信机构都在觊觎中国征信市场。”陈胜表示。
  “征信系统的建立是必要和必须的”,北京律师协会银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金赛波指出,“征信系统可以大大降低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对经济活动中的贷款、融资业务提供便利。发达国家如美国和日本的征信系统已经相当成熟,中国需要逐步建立,慢慢完善”。
  而中国征信市场的发展,需要“通过立法界定范围和解决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彭冰指出。
  《征信管理条例》是否能于今年出台,格外引人注目。
  统一征信系统建立尚待破冰
  “我怎样知道我被涵盖进了征信数据库中呢?”面对记者的疑问,陈胜表示,“很简单,你是否开了银行账户?有没有信用卡?如果有,那你的个人信用数据就已经建立了”。
  国家开发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现在使用的是人民银行的信用查询系统,个人信用查询包括其个人基本资料,信用卡信用额度及还款状况等;企业信用查询包括企业法人和企业本身的信用查询。
  据朱民在征信工作会议上介绍,目前人民银行征信数据库建立了6亿多个自然人、6000多万农户和1700多万户企业的信用档案,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规模最大、类型最为复杂、受益面最广的数据库。
  过去5年多来,中国特色的征信数据库开始向全社会提供服务,人民银行作为征信业主要管理者的地位得到确立,朱民表示。
   朱民说,要加强对征信市场特别是评级市场的监管和指导,统一监管标准。要加大增值服务的研发,不断创新征信产品;大力推进中小企业、农户和地方征信系统 建设。此外,有关部门要以《征信管理条例》的立法为基础,进一步规范和完善征信的制度建设;认真研究和制定中国征信发展战略和发展模式。
  事实上,在20093月份,央行副行长苏宁就明确表示,《征信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已初步成形。当年10月中旬,国务院法制办就公布了意见稿,并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按照意见稿,设置征信机构注册资本在500万元至5000万元之间,而记者获悉,目前信用机构的注册资金一般在100万元至300万元,全国仅有3家信用机构注册资金在5000万元以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征信企业工作人员
先生告诉记者,目前能达到这一资金要求的企业为数寥寥,如果最后定下来是这个门槛,行业势必面临重组兼并,很多过去地方性企业可能会面临生存困境。
  
先生表示,中国企业征信信息环境透明程度依然有待改善,很多与企业信用状况和历史有关的信用信息,如企业财务信息、银行还贷记录、房地产及其抵押记录、法院诉讼记录等,仍然为各行政机关和政府部门所有,征信机构难以获取,导致这些信息不能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而对于银行系统建立的信用体系,据了解,目前国内金融机构的信贷管理体系仍然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决策和管理体系,完全靠自身的信贷分析人员对企业客户进行信用调查和分析。而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金融机构是企业征信服务的最主要用户和市场。
  中国银行伦敦分行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银行在国外主要使用两套信用查询系统,两套系统提供的信息侧重点不同,两套系统分别从两家征信公司购买,银行是征信公司的重要客户。
  问及获取信息的渠道,上述
先生表示,国内企业征信机构需要与地区政府机构建立起信息渠道关系,来获取一些必须获取的信息,还有很多征信机构本身就间接属于政府机构建立,来进行商业化运作。
  “在获取信息上目前并没有专门的法律可以依赖”,他表示,所以有时候获取的信息具有不确定性,甚至不准确。从这个方面来说,
先生承认人民银行建立的统一征信系统确实更有优势。
  然而,如何将这些目前还属于各自为营的征信机构统一起来是个难题,陈胜表示,这涉及到法律和市场利益问题,涉及到公利和私利的考虑。
  征信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
  目前,个人信息泄露和倒卖的事件仍有发生,面对这样的状况,记者询问的一些信用卡用户对自己的信息安全表示担心:“我在一个银行注册的信息会被谁获得呢?用途都是什么?我怎么知道自己的合法权益是否受到侵害?”
小姐提出一串疑问。
  还有人担心个人的“污点”进入全国联网的银行信息系统,遭遇银行系统的“集体封杀”,一旦与银行产生纠纷,银行会不会以“黑名单”来迫使消费者签订“霸王条款”?
  “人们对信息安全和使用范围的担心和争议还是有道理的”,受访的
小姐说道,327就有报导称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将个人生活行为全部量化为分数,并将公民个人评为ABCD四个等级区别对待,以倡导“守法、守信,向善、向上”的良好民风,这里就把商业和银行领域个人信用的评价体系向生活进行延伸。它都暴露出使用公民个人信息时的一些问题:怎么保护和使用个人的信息?怎样才能做到有利社会又不危害个人?
  彭冰认为,建立和发展征信市场最首要的问题就是要解决隐私权的问题,一个人的个人信息登记在一家银行,我与这个银行的交易违约一事上了“黑名单”,是否别的银行可以获取此信息?这个问题必须要法律来授权允许,法律来确认什么信息是可以共享的,什么信息是不能纳入共享体系的。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院长吴弘解释,征信范围广泛并不意味着毫无界限。个人征信重点应该关注一些严重侵害市场经济基础的失信行为,如制售假冒伪劣、诈骗、欺诈等危及广大民众的财产和生命健康安全的行为,这样才能有利于个人信用征信制度功能最大化的发挥。其次,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纳入个人信用征信系统内也是不切实际的。
  “信用卡使用、法院判决和强制执行案件信息,和发生在商业领域的消费信用、个人信贷活动中的信贷信用可以纳入个人信用征信系统。但是像电费、水费拖欠,我认为则不需要记录在案。”金赛波表示。
  第二个问题就是怎样保证采集的信息总是正确的,彭冰指出,每个人都会对产生的不良记录心怀不满,所以建立征信系统就一定要允许个人提意见和异议,征信机构要依法做好记录,以便随时提供信息核实。
  还有就是使用范围的问题,金赛波强调,公民和企业的个人信息什么人可以看到,什么人可以使用都需要法律作出明确规定。
   最后要保证企业和自然人的知情权,个人信用档案直接影响每个企业和个人的切身利益,其合法权必须予以维护。负责征信工作的机构应尊重企业和自然人的知情权,让个人了解自己的信用状况,做到让个人和企业及时了解情况、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同时,对于哪些信息将会作为信用信息,征信机构应该告知对方,彭冰表示。
  对于记录的保持年数,以及比较特别的案例,比如征信机构登记错误带给公民损失的,在法律上也要确定公民的纠错权和司法救济权等,当征信主体不履行职责或侵犯当事人权利时,个人有权请求司法救济,金赛波特别指出。
  中国征信市场还在逐步建立,如何操作能够让它发挥长处,避免损害,需要制度建立上的小心和全面,之后才能更好开发中国征信市场,与国际逐步接轨。

银监会权威人士:征信管理立法提速

   文档来源:法制网

今年是中国征信业和信用评价业的关键转折时期,目前,人民银行在牵头做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试图打破处于地方各自为政局面的征信市场坚冰。然而,统一征信市场的建立既要考虑保护公民的公利,还要牵动地方征信机构已经存在的利益果实。统一征信市场的建立更要注重对公民隐私权、采集信息合法、知情权、纠正权等等权益的保护
  “中国的征信业和信用评价业正处在一个关键的转折关头。”央行副行长朱民日前在出席央行的征信工作会议时指出,国际金融危机再次凸显了信用评级及其监管的重要性,改革国际信用评级及其监管的呼声日益高涨,为中国建立自己的征信和信用评级体系树立了信心并提供了契机。
  中国银监会政策法规部副处长陈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征信管理条例》还在酝酿中,条例将作为对征信市场的系统立法,结束中国在这方面的立法缺失。
  据专家介绍,征信就是信用信息服务,是为了满足从事放贷等信用活动的机构在信用交易中对客户信用信息的需要,由专业化的征信机构依法采集、保存、整理、提供企业和个人信用信息的活动。
  目前,央行在牵头做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其实之前各地基本都建立有自己的征信系统,“特别是北京和上海的地方征信系统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但是难题在于如何将分散的征信系统对接以实现信息共享,因为这既涉及到公利又涉及到私利,陈胜告诉记者。
  公利是说各个地区、各个银行怎样共享信息的同时,还能有效做到对公民信息的保护;私利是说各个地区征信系统恐怕不愿放弃已经在手的市场利润,陈胜解释。
  “国外的征信市场已经发展得比较完善了,中国在这块还是一个待开发的市场,很多外国征信机构都在觊觎中国征信市场。”陈胜表示。
  “征信系统的建立是必要和必须的”,北京律师协会银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金赛波指出,“征信系统可以大大降低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对经济活动中的贷款、融资业务提供便利。发达国家如美国和日本的征信系统已经相当成熟,中国需要逐步建立,慢慢完善”。
  而中国征信市场的发展,需要“通过立法界定范围和解决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彭冰指出。
  《征信管理条例》是否能于今年出台,格外引人注目。
  统一征信系统建立尚待破冰
  “我怎样知道我被涵盖进了征信数据库中呢?”面对记者的疑问,陈胜表示,“很简单,你是否开了银行账户?有没有信用卡?如果有,那你的个人信用数据就已经建立了”。
  国家开发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现在使用的是人民银行的信用查询系统,个人信用查询包括其个人基本资料,信用卡信用额度及还款状况等;企业信用查询包括企业法人和企业本身的信用查询。
  据朱民在征信工作会议上介绍,目前人民银行征信数据库建立了6亿多个自然人、6000多万农户和1700多万户企业的信用档案,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规模最大、类型最为复杂、受益面最广的数据库。
  过去5年多来,中国特色的征信数据库开始向全社会提供服务,人民银行作为征信业主要管理者的地位得到确立,朱民表示。
   朱民说,要加强对征信市场特别是评级市场的监管和指导,统一监管标准。要加大增值服务的研发,不断创新征信产品;大力推进中小企业、农户和地方征信系统 建设。此外,有关部门要以《征信管理条例》的立法为基础,进一步规范和完善征信的制度建设;认真研究和制定中国征信发展战略和发展模式。
  事实上,在20093月份,央行副行长苏宁就明确表示,《征信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已初步成形。当年10月中旬,国务院法制办就公布了意见稿,并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按照意见稿,设置征信机构注册资本在500万元至5000万元之间,而记者获悉,目前信用机构的注册资金一般在100万元至300万元,全国仅有3家信用机构注册资金在5000万元以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征信企业工作人员
先生告诉记者,目前能达到这一资金要求的企业为数寥寥,如果最后定下来是这个门槛,行业势必面临重组兼并,很多过去地方性企业可能会面临生存困境。
  
先生表示,中国企业征信信息环境透明程度依然有待改善,很多与企业信用状况和历史有关的信用信息,如企业财务信息、银行还贷记录、房地产及其抵押记录、法院诉讼记录等,仍然为各行政机关和政府部门所有,征信机构难以获取,导致这些信息不能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而对于银行系统建立的信用体系,据了解,目前国内金融机构的信贷管理体系仍然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决策和管理体系,完全靠自身的信贷分析人员对企业客户进行信用调查和分析。而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金融机构是企业征信服务的最主要用户和市场。
  中国银行伦敦分行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银行在国外主要使用两套信用查询系统,两套系统提供的信息侧重点不同,两套系统分别从两家征信公司购买,银行是征信公司的重要客户。
  问及获取信息的渠道,上述
先生表示,国内企业征信机构需要与地区政府机构建立起信息渠道关系,来获取一些必须获取的信息,还有很多征信机构本身就间接属于政府机构建立,来进行商业化运作。
  “在获取信息上目前并没有专门的法律可以依赖”,他表示,所以有时候获取的信息具有不确定性,甚至不准确。从这个方面来说,
先生承认人民银行建立的统一征信系统确实更有优势。
  然而,如何将这些目前还属于各自为营的征信机构统一起来是个难题,陈胜表示,这涉及到法律和市场利益问题,涉及到公利和私利的考虑。
  征信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
  目前,个人信息泄露和倒卖的事件仍有发生,面对这样的状况,记者询问的一些信用卡用户对自己的信息安全表示担心:“我在一个银行注册的信息会被谁获得呢?用途都是什么?我怎么知道自己的合法权益是否受到侵害?”
小姐提出一串疑问。
  还有人担心个人的“污点”进入全国联网的银行信息系统,遭遇银行系统的“集体封杀”,一旦与银行产生纠纷,银行会不会以“黑名单”来迫使消费者签订“霸王条款”?
  “人们对信息安全和使用范围的担心和争议还是有道理的”,受访的
小姐说道,327就有报导称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将个人生活行为全部量化为分数,并将公民个人评为ABCD四个等级区别对待,以倡导“守法、守信,向善、向上”的良好民风,这里就把商业和银行领域个人信用的评价体系向生活进行延伸。它都暴露出使用公民个人信息时的一些问题:怎么保护和使用个人的信息?怎样才能做到有利社会又不危害个人?
  彭冰认为,建立和发展征信市场最首要的问题就是要解决隐私权的问题,一个人的个人信息登记在一家银行,我与这个银行的交易违约一事上了“黑名单”,是否别的银行可以获取此信息?这个问题必须要法律来授权允许,法律来确认什么信息是可以共享的,什么信息是不能纳入共享体系的。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院长吴弘解释,征信范围广泛并不意味着毫无界限。个人征信重点应该关注一些严重侵害市场经济基础的失信行为,如制售假冒伪劣、诈骗、欺诈等危及广大民众的财产和生命健康安全的行为,这样才能有利于个人信用征信制度功能最大化的发挥。其次,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纳入个人信用征信系统内也是不切实际的。
  “信用卡使用、法院判决和强制执行案件信息,和发生在商业领域的消费信用、个人信贷活动中的信贷信用可以纳入个人信用征信系统。但是像电费、水费拖欠,我认为则不需要记录在案。”金赛波表示。
  第二个问题就是怎样保证采集的信息总是正确的,彭冰指出,每个人都会对产生的不良记录心怀不满,所以建立征信系统就一定要允许个人提意见和异议,征信机构要依法做好记录,以便随时提供信息核实。
  还有就是使用范围的问题,金赛波强调,公民和企业的个人信息什么人可以看到,什么人可以使用都需要法律作出明确规定。
   最后要保证企业和自然人的知情权,个人信用档案直接影响每个企业和个人的切身利益,其合法权必须予以维护。负责征信工作的机构应尊重企业和自然人的知情权,让个人了解自己的信用状况,做到让个人和企业及时了解情况、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同时,对于哪些信息将会作为信用信息,征信机构应该告知对方,彭冰表示。
  对于记录的保持年数,以及比较特别的案例,比如征信机构登记错误带给公民损失的,在法律上也要确定公民的纠错权和司法救济权等,当征信主体不履行职责或侵犯当事人权利时,个人有权请求司法救济,金赛波特别指出。
  中国征信市场还在逐步建立,如何操作能够让它发挥长处,避免损害,需要制度建立上的小心和全面,之后才能更好开发中国征信市场,与国际逐步接轨。


 版权所有©201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北京银建资信评估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